听日内瓦官员讲新疆感受与人权审议博弈内幕

2019-09-03 22:34 环球时报-环球网 白云怡
白云怡 宋胜霞 刘欣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宋胜霞 刘欣】8月28日-9月1日,也门、南非、赞比亚、莫桑比克等8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和主要外交官受中国外交部邀请前往中国新疆的乌鲁木齐、和田、喀什等地参观访问。他们中的多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返回日内瓦后,他们将向各方客观真实地描述新疆的情况。

  自去年11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议以来,在今年3月和7月的人权理事会会议期间,某些西方国家以“人权”为名频频抹黑中国的新疆政策,以达到向中国施压的目的,而这也让日内瓦一度成为涉疆外交战的“暴风眼”。

发展中国家,日内瓦审议中的新疆“捍卫者”

  不同于在人权审议会议上总是“为反对而反对”的西方国家,在涉疆问题上,许多发展中国家在实地赴疆参观访问后,往往都会对中国在新疆实施的发展与反恐模式予以认同和理解,并在各类国际场合中挺身而出为中国发声。

  8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和主要外交官访问喀什疏附县一家农户  

  赞比亚驻联合国代表玛莎·伦古·姆维图姆瓦就是其中之一。当她在乌鲁木齐的新疆国际会展中心观看新疆重点暴恐案例展时,一张张鲜血淋漓的受害者照片、一件件触目惊心的暴恐武器、一个个死伤数字背后那些鲜活的生命,让这名女大使不停地擦拭着眼泪,直至泣不成声。

  “看到这么多无辜的民众毫无理由地被杀害,让我的心都要碎了。在那些受害者中,有那么多年轻的生命,甚至小孩子居然也成为攻击的目标,他们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样残酷的命运?”在观展结束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时,她仍未能平复悲伤的情绪,“现在我们人在这里,并亲眼看到了这一切。我很高兴地听说,这样的情况在过去两年中已没有再发生,政府已经控制了恐怖主义(的蔓延)。我希望中国政府能采取更严厉的措施,确保针对平民的暴恐袭击不会再发生。”

  今年7月,50国常驻日内瓦大使曾联名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和人权高专,积极评价中国新疆人权事业发展成就和反恐、去极端化成果,这也被视为是对此前一些发达西方国家指责中国新疆政策的一次直接回应。穆斯林占人口多数的也门正是这50国中的一员。

  也门常驻日内瓦代表阿里·穆罕默德·赛义德是此次日内瓦常驻使节代表团的团长。在访疆期间,他见到了喀什疏附县的一位不久前从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结业的男青年麦合穆提江。这名25岁的男青年如今利用自己在教培中心学习的技能在一家村办企业中打工,再不像以前那样过着游手好闲、每天只知向自己眼中的“异教徒”寻衅滋事的生活。

  听完了麦合穆提江的故事,阿里十分感慨。在告别时,他握着麦合穆提江的手说道,“我真高兴,你回到了正确的道路上。我也希望你能成为更多年轻人的榜样。” 他也对《环球时报》记者感慨道,职业再教育看来是反恐的一条有效途径,因为它能实现人的真正发展。“也门认为中国政府完全有权利、也应该继续在这一工作。可以说,教培中心甚至比一些大学都更有用。中国在这方面的经验十分成功,也值得其他有去极端化和反恐需要的国家效仿。”

  不难发现,广大发展中国家与欧美对中国新疆政策迥然不同的立场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看待涉疆问题时的不同视角。当西方把新疆事务视作遏制中国的工具之一时,更多发展中国家则更倾向于用反恐、打击暴力、促进发展等视角来看待这一议题。而这些国家本身在发展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也让他们对中国的政策有了更多“感同身受”般的认可。

  

  日内瓦代表们参观的一所位于和田洛浦县的双语幼儿园 

  莫桑比克常驻日内瓦代表阿马德乌·保罗对《环球时报》表示,在几次联合国几次人权审议期间,他注意到有些西方国家对中国在新疆事务中的努力和成就没有明确概念,“其实可能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明确地表达出对中国努力和成果的赞赏。”他表示,“但对于莫桑比克来说,由于我们的国家也经常发生无任何理由的暴力杀戮悲剧,所以我们非常清楚暴力会给一个国家和人民带来多大的伤害,也因此很赞赏中国的相关政策。我认为中国保护社会安全方面有许多有用的经验值得莫桑比克学习。”

内幕:西方在人权审议中抹黑中国的几个伎俩

  据姆维图姆瓦说,她在日内瓦工作时,总是听到一些国家在各种场合把新疆形容成“一座大监狱”,说那里的人“都被操纵和洗脑”。“但我并不相信这些话”,她这样告诉记者。

  姆维图姆瓦的印象只是部分西方国家在联合国人权审议中污蔑、抹黑中国新疆政策的一个缩影。新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祖力亚提·司马义曾参加过去年11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议和今年3月核可国别人权审议报告会议期间在日内瓦万国宫举办的“新疆人权事业发展进步”主题边会。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西方国家拿涉疆问题做文章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利用NGO替他们“出头”。

  “鉴于中国的国际地位,有些国家不敢明目张胆地在审议上抹黑中国新疆政策。但他们会在背地里搞一些小动作,比如请一些NGO来替他们发声。这些NGO往往会用犀利的言辞,打着人权保障的旗号批评中国,看似很强调独立性,但实际上言论里全是主观的判断,只有情绪化的武断结论。”祖力亚提称。

  参加过去年11月审议的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张永和则告诉《环球时报》,许多NGO的背后支持者都是美国,尽管美国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但它仍然试图通过自己的西方盟友和和操控一些非政府组织,把人权理事会变成一个和中国对峙与抗衡的国际场合。

  

  8月28日外国使节和乌鲁木齐当地民众在南湖广场一起跳广场舞。 

  另一个西方常在审议期间搞的“小动作”是利用“东突”组织在场外造势,以便为场内施加压力。张永和回忆说,在去年11月的那次审议期间,有“东突”组织纠集一群人在万国宫外的广场上又是游行,又是喊叫,又是签名,“试图影响会场里的进程”。此外,这些人还在万国宫刻意接近中方代表或专家,大量拍照,试图搞“政治碰瓷”,一旦有中方代表和学者试图阻止他们,就会正中其圈套。

  对于这样低劣却恶劣的招数,中国拆招的方式却不卑不亢:用更翔实的数据、更令人信服的案例,来争取更多国际上正义的声音,而其效果也总是让这些国家大失所望。据张永和称,每次审议前,中国人权研究会都会走访许多国家的代表团,向他们解释中国新疆的真实情况。

  “记得我们和伊合组织驻日内瓦代表团交流时,最初预计的谈话时间只有40分钟。没想到,随着交流的深入,伊合的负责人竟主动提出延长交流时间,最后一共聊了两个多小时。后来,伊合的人自己都感叹,之前他们的信息来源太单一了,就是BBC等西方媒体,这下他们终于听到了不同的声音。”张永和举例称。

  而祖力亚提则对记者回忆说,她在会议上向大家分享的最重要的案例之一就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本人就是一名生活在新疆的女性,我的故事就是一名少数民族女性成长成为知识分子的典型案例,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故事。我还记得当时许多听众都举手和我交流,还有一位国外听众在会后专门找我留联系方式,希望继续了解新疆女性儿童权利保障进步的情况。”

开放主动,让日内瓦更好理解“新疆故事”

  “我们都已亲眼看到,新疆不存在任何问题,没有任何不尊重人权或宗教不自由的现象,我想任何国家的官员前来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参访结束后,赤道几内亚常驻日内瓦代表拉扎洛·埃库阿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在祖力亚提看来,在日内瓦这个国际舞台上,新疆议题仍有很高关注度。如今,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恶意揣测和受媒体错误引导的情况已有很大好转,各国对中国在新疆以教培中心去极端化这一新方式的可行性与成效也有开始有了更理性的思考。这和中国对外国使节与媒体来新疆参访更加开放和主动有密切关系。

  “眼见为实!”在为期五天的新疆之旅中,这是姆维图姆瓦大使最常提到的一句话。她告诉《环球时报》,在新疆看到的一切澄清了她此前的许多疑问,而她也将把在这里看到的真实情况“讲述给日内瓦的人听”,“我也希望更多国家的外交官,尤其那些是对新疆还有疑问的外交官,能够得到像我们这样的机会,亲自来这里看一看。”

责编:杨阳
分享:

推荐阅读